您好,欢迎来到朋友高尔夫!

高尔夫球杆的重心、纠正右曲和啮合

  在物理学中,重心(center of gravity,CG)可以看作整个物体重量集中的某一点。重心在球杆制造中是一个重要概念,它最终决定高尔夫球杆的性能。

  重心和重力角度(CG and Gravity Angle)

  

 

  在设计发球杆或者球道木杆时,产生了许多新的设计构想,例如钨金属插件杆头的设计。比如:Callaway的 Great Big Bertha Hawk Eye 钛金属发球杆、Taylor Made FireSole发球杆便利用这一技术使重心更深更靠后。TaylorMade 的r7发球杆设计精巧,可以通过改变钨金属插件的位置调整重心位置和重力角度(gravity angle)。重心较低有利于将球击向空中;重心较深则有利于获得更好的啮合效果(gear effect)。而它与杆身联系的位置决定了杆面的角度,这个角度便是重力角度。它可以左右球的弹道,要么打出左曲球(draw),要么打出右斜球(fade)。但是,这跟左曲杆面(hook face)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打左曲球(Draw Bias)

  指球杆有趋向增加左曲球(draw)和减少右曲球(slice)的概率。Callaway (Hawk Eye 型号)采用钨金属将发球杆的重力角度调至左曲位置,公司将其称为“Draw Bias”,以减少右曲球增大左曲球的几率。发球杆上的靠近杆头后部的钨金属重力插件有助于球手准确瞄准击球。这种行动不仅可以抵消球的自旋,打出右曲球,也可以产生自旋,避免左曲球。

  杆面向后的off-set球杆是另外一种减少右曲球程度的设计理念。例如,像Cobra和Taylor Made等球杆制造商认为off-set 杆身可以让杆头一直处于双手后面,在击球时更容易形成闭合杆面。

  Ping采用移动杆身位置以控制球的弹道的方法也可圈可点。另外,可以通过改变杆面的形状,以适应各种不同的挥杆类型,控制球的自旋和啮合效果来控制弹道。Adams 的非匀称杆面弯曲系统(Asymmetrical Face Curvature system,AFC system)就采用了这种方法。

  啮合效果(Gear Effect)

  这种效果是大约1850年在人们设法保护杆面免受硬古塔胶球撞击时发现的。杆面呈圆形,然而也导致了更好的啮合效果(如图所示)。

  

 

  当未击中甜蜜点产生侧旋时,较深的重心和圆形的杆头可以产生很大的惯性力率,使啮合效果达到最大值。柿木发球杆满足这些设计参数,达到最大的传动效果,但早期的金属发球杆并不具备这种特性。所以直到20世纪90年代末,还有很多职业球手在名人赛(the Masters)上使用柿木发球杆。现在,某些低重心的钛金属发球杆已具有这种性能,控球不再是困扰球手的难题。

  现在,一些发球杆设计采用了新的设计概念,即“垂直啮合效果”(the vertical gear effect,VGE)。使杆面更靠后,重心更低——这样加大发球角度,降低球的后旋速度——在这种情况下,球能够飞得更远。

  杆头向下(toe-down) 和闭合杆面(shut-face)现象

  巨大的杆头能够带来很多优势,同时也为球杆的总体性能带来一些不利因素,即杆头向下(toe-down) 将闭合杆面(shut-face)现象。杆头大,杆头重心就会与杆身轴线离开很远;撞击时,作用在杆头上的离心力可能会使杆身向下弯曲。

  

 

  杆头过大会使杆身向下弯曲

  杆身的变形(杆面闭合现象)受离心力和重心/杆身长度等因素的影响。换句话说,重心与杆身轴线越靠近,杆面闭合现象越小。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