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朋友高尔夫!

雁栖湖 山地新坐标

  北望箭扣长城,西临红螺古寺。北京怀柔群山之间的雁栖湖球场,从建立之初就散发着迷人的气息

  

 

  不得不说,通盈·雁栖湖球场是我很早就想体验的球场。原因有很多:第一,它地处北京怀柔雁栖湖,这里自古就是一片风景优美的宝地;第二,它是北京为数不多的山地球场,据说趣味十足,难度也不小,以至于试打前一天,朋友还提醒我多带些球;第三,球场的背后是通盈集团雄厚的资本、威尔士老将伊恩·伍思南的签名设计加上IMG的全方位管理,这些都保证了它的品质;第四点算是我和它有缘:2008年,球会68万元创始会籍价格公布的日子恰逢笔者生日,因此对其记忆深刻。绝佳的地理位置、名家的设计、优秀的施工和中国创纪录的高价创始会籍仿佛要给中国的山地球场树立一个新标准。正如常务副总经理芦苇所言:这是通盈集团最重要的项目之一,又是IMG在中国北方管理的第一个球场,要的就是品质。这番话吊足了人们的胃口,当然也让我颇为期待。而真正体验通盈·雁栖湖球场的时候,以前这些所想、所闻才变成了感官上实实在在的收获。

  雁栖湖高尔夫俱乐部位于北京市怀柔区怀北镇,一片树木繁茂的山地间,由北京通盈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兴建,是雁栖湖区域开发的一部分。整个区域占地3000余亩,除球场之外,还计划涵盖多种高端商务休闲项目。球会定位高端商务型球场,宣称完全按照USGA标准打造,可以举办大型赛事,但它的位置和布局却总让人和度假联系到一起。球场面积虽大,但是球道和球车道普遍偏窄,很难想象大批观众挤进球场会是怎样的场面。但是正因如此,雁栖湖球场才保持了世外桃源般的神秘感。这是一个能让人放松心情、享受乐趣的地方,虽然也能让你的杆数增加。

  

 

  从北京市区上京承高速,再由111国道一路向北,一路上车流渐少,40分钟左右便到达雁栖湖球场。球场的主会所还在最后的完善阶段。这个占地17000平米会所出自北京建筑院设计,欧式风格,不张扬,却很大气。它位于球场正中偏北,到了这里,外界的喧嚣已被隔离,有的只是悦耳的鸟鸣。雁栖湖的球道分布特点为山地与平原交叉,每九洞球道均为山上山下错落分布,感觉张弛有度。因为有群山相伴,球场景色自然没得说,据说除了冬季封场,另外三个季节都是色彩斑斓。我们来的时候是春天,正赶上杏花盛开的时候,粉色和白色的花枝在苍翠的树木间格外显眼,煞是好看。一阵风吹过,花瓣四落,让人心醉。“落英缤纷啊。”球友几乎同时说到。

  带着好心情,我们开始了18洞征程。也许是朋友给我打了预防针,老实说,开场的几洞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但是果岭和沙坑却始终让我不安。雁栖湖的果岭起伏密集,而且相当诡异,即使距洞1码的推杆也不能掉以轻心。另外,奇快的速度也让我们有些不适应。以前北京加州水郡球场提出过果岭14的标准,快归快,但是没有这么多明线暗线。而雁栖湖的果岭可是有些折磨人。让人欣慰的是,这里的果岭速度很一致,打了几洞之后,我们就渐渐掌握了推杆的最佳力度,杆数开始减少。沙坑是雁栖湖的另一个难点,据说也是亮点。雁栖湖采用的是白沙,但不是那种耀眼的白,看起来很舒服。沙的质地很细腻。曾经听球会工作人员说,这里的每一粒沙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从沙质的配比,到沙粒的直径,甚至连酸碱度都有严格规定。尽管如此,我并不想多次体验这些优质沙坑,想方设法躲过去,倒是同组的球友不弃不舍,最多一洞打了5杆沙坑球,并且是在同一个沙坑,最后苦笑一句:“高尔夫真是折磨人的运动。”

  

 

  痛苦是有的,但比起快乐来说实在微不足道,尤其是打到第6洞的时候。这一洞在球场的西北角,由南向北走向,是个175码的三杆洞。发球台地势较高,向果岭方向望去,看不到其他球道,只有远处的山脉,给人一种与世隔绝的静谧感。果岭前是一条球车道,而果岭被树木包围着。以前摄影师老张给这洞拍了不少好照片,郁郁葱葱地很有感觉,而现在春暖花开,又是另一番景色。这一洞不容易。在偏右侧的发球台上,虽然有一条很窄但不阻挡视线的击球通道,但果岭前方一个大沙坑也格外醒目。如果从偏左的发球台上攻果岭,首先要克服怕丢球的恐惧心理,因为一旦打短,后果无异于落水。好在正值春天,这里的树木枝叶还不茂盛,我躲过了这一劫,也成功保Par。

  雁栖湖的后9洞比前9洞更紧凑,转场之后,我的打球节奏在不经意间有些加快,杆数也陡然增加。而让我重新调整好状态的还是它的美景。在从第12洞走向下一洞的途中,我无意识地回头一望,脚步也停了下来。这里应该算是球场最佳的观赛点之一,景观也非常好,12洞、13洞和16洞尽收眼底,甚至能看到更远处的第17洞。远处起伏的山脉,大面积的水域,近处的树木以及随风飘落的杏花构成了一幅多彩的画面,让我不由得放缓了节奏。

  但是挑战依旧。

  

 

  第14洞是设计师的签名洞,这个473码的四杆洞球道呈上坡走势,而且较窄,虽然开球没有沙坑威胁,但还是不能肆意妄为。因为这一洞距离较长,而且第2杆要想上果岭必须越过球车道,再加上果岭附近沙坑密集,我选择了3号木开球,准备调整一杆,三杆上果岭。第2杆打到球车道前,我才清楚地意识到攻果岭一杆的难度。同样还是上坡走势,正对着我的是3个豌豆状的沙坑,另外,果岭的左前方和右侧还分别有一个沙坑守护。果岭前半部分是上坡,后半部分则是下坡,虽然我的球位距离果岭只有100码左右,但依旧找不到适合的落点,我甚至连将球放到果岭上的把握都没有。最终,我选择了56度挖起杆,希望上果岭的球尽快停住。只可惜上了果岭的球还是向后方滚动,直到停在了果岭环上。虽然吃到了双博基,但球童说这样的结果已经不错了。

  第16洞号称是后9洞中最漂亮的三杆洞,站在抬高的发球台上,眼前是一片湖水。靠近果岭的湖畔右侧有一座假山,平时可以将湖水引入再从顶部流出,形成一个迷你的瀑布。几棵杏树点缀在湖边的松树间,散落的花瓣飘在湖面上,随波荡漾。这一洞是全场最长的三杆洞,达到了232码,但果岭地势低,面积大,而且相对平坦,虽有左侧沙坑,但还是让人放心不少。

  

 

  雁栖湖的收官洞现在还在改造之中。原本果岭离会所很近,现在球会要在原果岭处建喷泉,因此要将其前移。这一洞改造后,原本589码的球道长度威胁也将减小,而球场的标准杆也将变为71杆。“不怕改,等会所和球洞好了我们再来。”平时八十几杆的一位球友虽打出了“三轮车”,但显然意犹未尽。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