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朋友高尔夫!

海南高尔夫球场敲诈欺生 球场激增70%深陷亏损

  

海南高尔夫球

 

  早在1992年第一个椰子节期间,笔者曾亲眼看到三亚湾强买卖珍珠项链现象。现在这种现象已经被治理的基本消失了。(近些年来,游客在三亚被打事件也频频见报。)最近,在各国商家汇聚的高尔夫等高档场所里,又出现了奇特的敲诈现象。

  我于2010年2月初飞抵海南岛,是专程接待到国际旅游岛投资韩国城的15位韩国老板们。当我询问韩国朋友对海南岛的观感如何,结果得到更多的是埋怨和哀叹声。有一位新光株式会社李日焕会长最爱打高尔夫球,不料第一天到海南台达高尔夫球场就碰了钉子,刚挥舞两杆就被管理员敲诈罚款了300元。

  有人指控他鞋子不小心踩死了三寸长巴掌大的草皮。李会长说走过世界100多个高尔夫球场没见过像海南岛这样敲诈顾客的。但是台达高尔夫管理员却牛气冲天的说:来我们海南岛被罚的外国人多了去了!所以,我这里一口价300块罚款没有任何商量余地。

  另外,有一位吴先生气愤的说:海南台达高尔夫球场的管理员强行安排熟人插队打球现象十分严重,我们从国外飞过来打球本来就预约排了很长时间,结果给海南家门口的熟客插队,欺负我们排队打球的人实在是在全世界都没有见过的现象。

  据李日焕会长讲:早期的韩国济州岛几家高尔夫球场,曾经也出现过无序管理混乱现象,结果声誉搞臭了,连韩国人自己都不愿去打球了。如果海南岛不加强管理,即使将来国际旅游岛建成了,高尔夫球场建多了,其臭名在外的影响,短期内也是很难挽回的。

  至少说,像现在这种插队打球、敲诈罚款现象,我会告知韩国球友们宁愿飞到服务态度好的泰国去打球,也决不会再来海南岛打球的。

  由于这一敲诈丑闻事件在15人韩国投资团里造成很坏影响。所以,一位长期在海南投资的台商罗老板实在憋不住了,便在省人大王主任会见过程中如实的把台达高尔夫球场敲诈事件反映了上去。并且说:这股风不杀一杀,将来还会有很多人利用海南国际旅游岛敲诈生财的。这样做也会让世界各地来的投资商望而生畏和怯步的!

  在记者的现场调查中发现,海南现有的多数球场经营亏损,同时,由于过度依赖岛外游客,部分以高球为主业的高尔夫球场生存状况也令人担忧。

  高尔夫球场成为卖房“噱头”

  女工们忙于割草和灌溉,球车来回穿梭,海口观澜湖高尔夫球会3月18日盛装迎客,国内外业内人士和媒体记者数千人云集于此召开“海口高尔夫与旅游主题论坛”。根据媒体此前报道,曾用代号“791项目”的海口观澜湖高尔夫球会一期开发面积达5.4万亩,共规划建设22个十八洞球场。

  这意味着,海口观澜湖高尔夫球会规模未来将超过深圳观澜湖高尔夫球会,成为世界最大。除了运动休闲、娱乐美食、商务会议等高端休闲产业群,这里还规划了居住项目,围绕球场的多栋别墅型建筑已现雏形。

  同样是在这里,海口市委书记陈辞宣布将海口打造成中国高尔夫旅游之都、世界高尔夫旅游目的地。此前的2005年,海南省经济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把高尔夫作为“海南岛球”进行品牌推广。

  海南优联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庚春热情地向媒体推介他们的海口新埠岛开发计划。他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公司将投资200亿元独家开发这个规划总面积约9.22平方公里的小岛,在度假、居住、商业和休闲娱乐项目之外,“东北角还设计了高尔夫球场,这可以大大提升整个项目的附加值。”

  一个大型地产项目配备一个乃至多个高尔夫球场,这在海南并非个案。

  总投资达200亿元、开发期长达10年的雅居乐清水湾占地15000亩,该项目重金打造了3个十八洞国际高尔夫球场,穿插于公寓、洋房、别墅多种业态的庞大旅游度假区中;鲁能集团斥巨资打造的三亚湾新城,配备了标准72杆的高尔夫球场;自称为“海南高尔夫地产旗舰”的东山湖高尔夫别墅度假村,依托的是一个十八洞的东山高尔夫球场;而正在开发的三亚海棠湾,甚至规划了11个高尔夫球场。

  用心搜索,你能发现海南多个正在开发或者销售的房地产项目都在以高尔夫球场为卖点进行自我推介,包括海口西海岸盈滨半岛的高尔夫温泉小镇、西海岸高尔夫温泉别墅,三亚的亚龙湾高尔夫别墅,陵水的钻石海岸、香水湾一号。

  海南省文化广电出版体育厅厅长兼中国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范晓军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目前经我们清点的高尔夫球场数量为18个,但实际上远远不止这个数量。”海南高尔夫球场协会会长、博鳌亚洲论坛国际会议中心高尔夫球会总经理刘炳和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目前加入我们球场协会的有23家,还有一些正在建设或者已经试营业的,加起来一共约有26家。”

  更多的高尔夫球场仍在规划和建设之中。此前海南省政府某官员甚至一度宣称海南未来将规划再建造100个高尔夫球场,甚至200~300个。不过,有些开发商则不愿意称之为“高尔夫球场”,而是称为景观绿地、马场或练球场,因为国家和地方土地管理部门曾多次表示要清理高尔夫球场违规建设。

  高尔夫重返奥运,成为2016年奥运会比赛项目,这被视为海南高尔夫项目发展的重大机遇。而1月4日国务院《关于推进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发展若干意见》提出,海南可以“在符合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城乡规划、不占用耕地特别是基本农田、有效保护森林和生态环境、维护农民合法权益并依法办理用地手续的前提下,科学规划,总量控制,合理布局,规范发展高尔夫旅游”。

  多数球场面临经营窘境

  海南现有以及规划建设中的高尔夫球场数量,尚没有一个统一的数据。根据海南省统计局2008年的研究报告,海南拥有高尔夫球场数量仅次于广东、北京、上海,在全国排名居第四位。上述报告称:“从每万人/百平方公里拥有高尔夫球场的数量、每年新开业球场的数量、营业球场数量在全国的排名等方面来衡量,海南高尔夫球场建设已经超前。”

  不过,范晓军和刘炳和均认为,目前海南高尔夫球场的数量仍远远不足。

  现实窘境是,海南多数高尔夫球场面临经营亏损。刘炳和对本报表示,除个别位置较好和极具特色的球场外,海南大多数球场都在亏损。而海南高尔夫球协会副主席郑文健则表示:“70%的球场都是亏损的,海南高尔夫发展要看未来。”

  海南高尔夫球场经营中的淡旺季十分明显,带来球场经营极不稳定。海南省统计局的研究报告称,海南球场只有4个月的冬季旺季,而淡季却有6个月,剩余两个月为平季,“在淡季客源稀少,门可罗雀,在旺季则应接不暇,人满为患。”有些球场为了吸引客人,打价格战,三四个人才能同打一场有时会变成15个人同打一场。

  本地固定打球客人是球场经营最可靠的保障,但海南的情况恰恰相反,80%左右的打球轮次和经营收入是由岛外客人创造的。海南本土打球人口增长缓慢,远远落后于海南球场的增长速度。刘炳和说,海南接待高尔夫球客人最多时每年将近40万人次,金融危机导致去年下降到30万人次左右,目前岛内打球人口仅有3000至4000人。

  行业资料显示,国内十八洞球场的投资成本平均为1.53亿元,一家高尔夫球场一般需要购买1200亩左右的用地,加上场地建设费、会馆建设费、球场维修费等约需要3亿元。而球场维持一年的固定费用在800万至1000万元左右,加上税费支出,每年需要球场接待35000人次打球,每人次消费750元以上。要维持这样的水平,对海南多数高尔夫球场都极为困难。

  旅游地产的开发热潮催生高尔夫球场数量还在不断激增,这开始引起政府的警惕。海南省副省长姜斯宪3月20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高尔夫球场数量发展过快过猛未必会得到市场的接受,海南短期内不会有太多项目上马。

  尽管如此,商家对在海南投资高尔夫球场仍乐此不疲。因为在多数开发商看来,高尔夫球场的数量与打球人数没有太多关系,至关重要的是这些高尔夫球场可以让他们一同开发的豪华别墅或其他物业更加物超所值。而按照经验,高尔夫别墅的价格高出周边地段同类别墅价格30%以上。

  国际商务策划师崔元星曾经在海南做过多个大型地产项目顾问。他向本报说,即便投入建设和维护高尔夫球场是一笔不小的开支,但这些相对于动辄数十亿的项目销售额来说仍微不足道。而只要周边的房地产可以销售出去,开发商才不关心这些高尔夫球场是否有人去打或者是否能盈利。

返回顶部